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蜀梅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致我怀念着的北川。......  

2009-05-10 22:0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四川地震一周年了。
    似乎我应该说点什么,想表达点什么,怀念点什么。
    这,是肯定的。
    我们有多批的同事多次前往采访,而我从去年5月13日前往北川采访,5月21日回来广州后,就没有

再返北川。
    一周年的时候,原本我也是要去的,但是,由于健康的原因,没能前往。
    说的是汶川地震,回过头来看伤亡损失的严重性,我觉得应该“北川”来命名。
    北川的惨烈,至今未忘。
    虽然,只有忘记才有新生。
    但是,2008年5月14日下午2点左右发生在北川县城的,因北川背后水库出现裂痕,在北川县城展开

救援的武警们纷纷撤退,对讲机里急促的撤退命令声,仍然清晰绕耳,年轻的军人们奔跑着掀起的呼呼

风声还在耳边。
    当时,我们只距水库不到2公里。县城里的路没有修好,有一段必经之路遍地的死尸,被巨大石头挤

出的内脏还没有来得及清理。
    尽管后来只是虚惊一场,但是,对于我和同事亚柱来说,是经历了人生的一次死亡演习。有45分钟

的时间,我们是绝望的。
    当时并没有感觉给我们留下什么伤害,第二天,第三天,第四天。。。我们照样去北川采访。但是

,回到广州后,我们在不同的时间里有了一些异常的表现。
    回广州后,我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把大致的事情写了下来,然后立即投入紧张的工作中,24小时值班

,或者24小时的工作状态,把伤害压到某个角落,没有爆发。
    我们集团在地震采访中,先后派出一共超出150名的记者前往灾区,回来后,集团领导们都很重视我

们的心理问题,找专门的人员打电话给我,征求我们意见,问我们要不要心理辅导。
    我也接到了这样的关怀电话,但是,当时真的不需要,觉得没有大问题,自己能撑着。
    后来,反馈的消息是,整个集团只有跟我在北川一起经历死亡演习的胡亚柱报名了,估计到他真的

还是需要辅导一下,但是,听说,他被一个男记者骂了一通:“你还是男人吗?还需要什么心理辅导。

”被人瞧不起后,胡亚柱也立即回电话给集团的相关部门,把报了的名退了。
    我相信,那个骂胡亚柱的男同事,并不知道我们5月14日在北川的经历,所以,我也可以理解他。
    之后大约在一个月时间里,胡亚柱回报社的时间很少,估计是在家里进行自我调整。而我自己,在

地震后半年,心理再也不能承受之重,爆发心理危机。
    而这个时间,正是北川有官员自杀的消息传来。
    我不能完整回忆北川那45分钟的死亡演习的全过程。只要有人提起那段日子,我就有濒临死亡的感

觉,好像整个人即将猝死。
    也许,有些人在怀疑我是不是很矫情,我想,怀疑的人就去怀疑吧!
    广东省中医院心理科主任医生李艳成了我的主治医生,她有很高超的技术。我的意志一向很强,但

她还是能进入我的潜意识,帮我寻找伤害的根源和程度。
    连续一段时间去和她沟通聊天,吃她开的中药调理。
    我仍然还要工作。部门没有人手,请假很难。
    后来上级领导知道情况后,立即批准休假。去了一趟三亚。
    加上我自己也在做一些心理调整。慢慢有所好转。
    春节期间,我回四川广元苍溪老家看我奶奶和妈妈,先去青川采访。有意识地去了青川的东河口地震遗址公园,看看自己是否是真的可以再次面对地震现场。
    体验的结果是,我对这里毫无感觉,因为我没有看见当时的情景,现在看来只在看一段历史。至于

北川,的那段路,我还是很想去看看。
   
    我去年5月14日在北川采访时遇到的一个叫朱远平的年轻人,26岁,羌族人,当时,他住在北川酒店

旁边的小巷子里,就在地震发生前20分钟,他接了一个生意上的电话,约他出来,他洗了个澡,然后才

骑着摩托车出门。当他走在北川大酒店前面宽阔的广场上,目睹了北川新城和老城的同时摧毁。
    当时,他以为在一分钟内失去一切,老婆和4岁的儿子都失踪了。
    后来,回来广州后几个月,我试着给他的手机发短信,他很激动地回复了我,一直找不到我的电话

号码。因为,他要告诉我,他经历很很多找寻,他的儿子找到了。
    春节,我找去北川采访的同事去看他;4月底,我又找前往采访的同事去看望他,希望他能好好地活

着。
    我把我的《生死一线》的书稿稿酬全部捐给他,希望他能做一个小生意,重新开始生活。
    上周,他给我寄来了一些土特产,还有他儿子的照片,还有他即将新婚的消息。还有婚纱照片。
    他说,他在5月10日结婚。就是今天,祝福他获得幸福!
    我也会把朱远平当成了一个家里的亲人,值得关注他一生的亲人。

    北川,在地震前,之于我,什么也不是。经历地震后,我似乎也是那里的老乡,共同经历了一次灾

难,现在那里的每一个新闻都牵动着我。
   

    地震一周年了!
    我是四川人,知道老乡们很重视一周年,甚至比清明更重视!

    我知道这几天的四川灾区很热闹,无数的记者和游客都在重返灾区,我经常在为自己没有能力回访北川感到内疚,但是,觉得那么多人都去了,少了我一个也不觉得遗憾,等我身体康复后选择一个比较清静的时候再去也不迟!
    我还是会在5月12号下午2点28分,在心里为他们默哀!那些曾经因为拼命逃生,不经意踩到的老乡

,我再次在心里表示歉意;还有两个抱在一起的孩子,一个已经死了,另一个估计也撑不了多久,愿他们在天堂还像亲兄弟一样,互相有伴!还有一个在废墟里和老公说话的女士,她身上压着三层水泥板,最终没有救出来,也愿你安息!

    当然,那些我没有看见过的,留下姓名或者没有留下姓名的兄弟姐们,愿你们在天堂安息!

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