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蜀梅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舞者彭武  

2014-11-19 15:17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舞者彭武 - 张蜀梅 - 张蜀梅博客

南方日报记者 陈晨

实习生 商亚美 马婧文 敖凡迪 赵果

每一个星期天,越秀区礼兴街8号的一间舞蹈室里,总会传出悠扬的芭蕾舞曲,这是专属于广州现代舞教育者彭武和他的学生的舞蹈世界。从培养出“东方芭蕾公主”邱思婷开始,彭武一直致力于舞蹈教学,教出了无数个热爱跳舞的演员。

彭武扎根广州已有30个年头。来到这座城市之前,他用了整整15年,踩着舞步从贵阳兴仁县青底公社跳到广西河池、北京、湛江、最后来到了能够承载他梦想的广州。期间,他的梦一次次幻灭、又一次次激起——只要音乐一响起,他就是那个真正的舞者。

梦起复碎:舞至癫狂又何如?

彭武出生在贵阳,七八岁时,喜欢到歌舞团看邻居练功,边看边跟着学翻跟头。直到12岁那年,父亲被下放到农村,彭武不得不跟随父母亲去到偏远的农村。

重新回到学校后,他的心思也不全在读书上。为了到兴仁县城看宣传队的舞蹈表演,他要走上一天的山路,坑坑洼洼的路能把脚上的鞋磨出好几个洞。即便如此,他依旧坚持要去。放学后他就经常一个人在操场的一角,反复模仿从歌舞团看来的动作。加入到文化宫的宣传队后,他开始跟着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老师学习舞蹈。那时起,他开始梦想着当一名舞蹈演员。那一年他15岁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亲戚介绍他到河池歌舞团试试。没来得及告诉家里人,他就带着介绍信冲到了河池。“小小竹排江中游,巍巍青山两岸走……”这是当年考取河池歌舞团时他跳的舞曲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仍记忆犹新。那首曲子承载了他最初的舞蹈梦。

在河池歌舞团跳了一年,他就跳不下去了。“那个地方太小了,一根烟都没抽完就走到头了”。他要到大城市去,只有这些大城市才能让他自由自在地舞蹈。

彭武第一次来到大城市北京的时候,眼睛里充满了对生活全新的期盼。

“最初的时候总是很疯狂,觉得自己一定要做很伟大的演员。”1979年,还在河池的彭武联系到中央芭蕾舞团进修两年。那两年是他年轻生命的荣光和梦想。彭武开始系统地接受芭蕾舞的培训,和专业团队一起上课,从优秀舞蹈老师的讲解和表演中,学习到芭蕾舞的精髓。

他没日没夜地旋转、舞蹈。这个时候的彭武,物质极度匮乏,曾经为了节省2毛钱而和友人在公交车上逃票,也曾为了补充营养用粮票去换鸡蛋。但他的精神生活却乐观而向上:一心做着演员梦的彭武,觉得只要能在中央芭蕾舞团继续学习,心里就是满足和幸福的。

但在北京的两年,同样也是彭武年轻生命的巨大转折点。在中央芭蕾舞团呆得越久,彭武的自卑感就越强烈。

外在身高条件的限制,让彭武预感自己的演员梦,要碎了。“男舞者身高要求动不动就是一米八,都不适合我。”

那种深深的无力感,反复敲击着彭武脆弱的神经。“梦碎了,我该何去何从呢?”

乐声重起:逐梦者转身筑梦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彭武通过团里朋友的介绍,被借调到了广东湛江歌舞团。在这里,彭武接触到了一份全新的事业:舞蹈老师。他开始充分运用北京中央芭蕾舞团所学,编舞、排舞,把他对芭蕾舞的理解贯穿在舞蹈的全过程。在舞蹈教学的过程中,彭武逐渐开始获得一些不曾有过的掌声和认可。

1983年,26岁的彭武得到广州越秀区少年宫的邀约,请他来广州任教少儿舞蹈。次年初,他怀揣着来之不易的调档函,认真地用针线把它缝进了衣服的夹层里,坐了整整36个小时的火车,奔向广州。

彭武终于在大城市广州扎根,开始了他少儿教育最初的十年拼搏。那个年代,没有年轻的男孩从事儿童舞蹈教学,彭武算得上第一人。他倾尽所学,深受学生的喜爱。

1987年,彭武邂逅了现代舞。现代舞崇尚随性大胆、兴之所至。彭武被深深震撼,他第一次看到舞蹈可以这么跳,彼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:“我一定要进这个团学舞。”

以越秀区少年宫代培老师的身份,彭武开始了在现代舞团系统的3年学习。广东现代舞团代表了前卫与影响力。杨美琪领队,由美国引入舞蹈理念,国外四大流派的顶级专业舞者亲自教学。当时,现代舞团集结了一批优秀舞者,金星、王玫都是舞团的学员。

彭武周一到周五在舞团学习,周末回少年宫教学。他在汲取养分的同时,也在培养学生。

有一回彭武受到美国坎宁汉流派的启发,结合平日所学给孩子们编排了一段舞蹈,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屏息凝视,静静看孩子们跳完后,全体起立鼓掌。彭武恍然惊觉,教育下一代,传递舞蹈精神,这也是闪闪发光的事业。

1991年,彭武调入广州市妇联活动中心看中彭武,并在此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儿童现代芭蕾舞团。接下来就是招兵买马,收入第一批弟子,彭武开始他的造梦生涯。未来异国留名的邱思婷、余丽君、陈任任、潘惠玄等人,都是彭武真正意义上的开山弟子。

不忘初心:但求优雅动世人

事实上,20年前彭武刚开课时,社会上存在着不少反对、质疑的声音:“小孩子跳什么现代舞,太个性了。”

在“大白菜”、“胡萝卜”儿歌伴舞盛行的时代,彭武特立独行。他拒绝儿歌化,强制性地将大人理解的童趣放在孩子身上。“但我是在用美培养孩子的兴趣和专注。”彭武坚持用优雅打动时代。

而如今,20年过去,这些理念已经成为现代女性的重要标签。

压腿,提胯,踮脚尖。彭武的课堂上,孩子们要不停重复这些基本动作。和20年前不同,彭老师已经不再刻意追求技巧,他关注的是人内在的美丽。舞蹈带给孩子们独立意识和审美观念的同时,也培养了专注力和处世态度,这才是舞蹈的精神和普世价值。

“九成以上的舞蹈学习者不会从事和舞蹈相关的行业。”彭武说。舞蹈仅仅只为一个人的出众搭下了一个平台。有时彭武感觉自己不是在教孩子,看到她们从一个不懂音乐和舞蹈的孩子到能够理解音乐、理解舞蹈的魅力,从一个小胖妞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骄傲的小公主,五官也日益清晰,“我的心里只有感动”。

2014年11月15日,广州国际灯光节开幕,彭武的得意门生、法国年轻的现代舞艺术家黄则玄在开幕式上献演了长达20分钟的节目,主题叫《邂逅》。黄玄则告诉彭武,“这次的演出献给我的家乡广州,‘邂逅’这个词寓意很多,包括‘邂逅’彭老师对我的恩情。”

“黄玄5岁的时候来找我学舞蹈,个子矮小,并不具有那种学舞之人的‘标准身材’,但渴望和倔强的眼神让人印象深刻,我当时就想一定要把她带出来。”在女孩的身上,彭武依稀看到了曾经自己。

看着昔日自己的一个个学生出落成杰出的演员,彭武心中的舞蹈梦又重新被激活。他打算重新回到舞台,重新拥抱他最初的梦想。

“我在筹划一台演出,到时我已经成名的学生会给我伴舞,我正在教的小朋友也会出现在舞台上。这将是一台无拘无束的演出,我要把最好的自己呈现在舞台上。”彭武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