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蜀梅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律师陈小花  

2014-11-26 21:41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律师陈小花 - 张蜀梅 - 张蜀梅博客

律师陈小花

张蜀梅

广州寻梦已经刊登了五期,越来越多的读者喜欢“他们”的故事,还有不少的读者和网友陆陆续续推荐有故事的人。

这期广州寻梦迎来了第一位律师。

采访之前,我们只知道她是个律师,年轻的女子,身上有很多的故事。

我对律师这个行业充满着好奇,也可以说是佩服,因为,这个行业总是有正方和反方,每一方都有理由,每一次辩护,都是一场辩论赛;我对律师本身也挺感兴趣,尤其是女律师:一个女子站在辩护席上,端庄、优雅,而不甘示弱,雄辩口才如滔滔江水,势不可挡,所向披靡。

我甚至觉得,女律师的典范是宋美龄那样的。

某个下午,女律师陈小花应约前来接受访谈。

其实,见她第一眼,我似乎有点失望,她个头不高,是人群中非常普通的女孩子,一眼望去,几乎可以把她忽略。

也许,她看出了我的心思,她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样的人。”

我说,没关系的,我们先聊一下。

她叫陈小花,80后,出生在广东的农村。

原来,她在成为律师之前,仅仅是一个中专生,中专毕业后来广州,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助理律师,说实在的,放在现在,她连个律师助理都不合格。

当助理的第一天,就接到一个案子,要去立案。对于从没有接触过案件的她来说,一切都是陌生和茫然的,连复印个身份证都不知道要复印正面和反面,而遭遇白眼。

不是所有的律师,都会赢官司;就是最牛的,最有名的律师,都不一定能赢。这就是律师这个职业的挑战性。

接的第一单案子,输了。她难过了半年,不是因为律师费,而是觉得她自己不够完美,不够专业,没有为当事人争取到相应的权益。

终于有一个案子赢了。

那是2002年底,惠州有一家制衣厂工人向老板索要加班工资,这个新闻在当时算是比较热,但是这样的事情不多,因为,在私人企业上班,加班加点干活是很常见的,老板只给工资,没有加班费,打工的工人也觉得很正常,根本不会有这个意识向老板要加班费,工资能拿到手就不错了,加班费更是梦想。

但是,带她的律师接手了这个案子,就因为没有相应的法律制度支持,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个案子。

她和带头的工人取得了电话联系,白天她要在广州上班,听那些工人的诉求,只能在下班之后,去见那些工人。

她说,她从天河客运站坐了两个小时的大巴到了惠东县,再坐摩托车到厂里,去到厂里已经很晚了,但是那十几个工人还在等着她,见到她后,那些工人都很感动,仿佛见到了一个能帮到他们的救命稻草。

她也很认真地倾听他们的诉求,她帮他们计算加班费,帮他们写诉讼书,这些做完已经到凌晨两点了。

她没有感觉到累,反而觉得那是她人生的第一次感受到律师的使命感和正义感,也是真正爱上律师这个职业的开始。

通过自考等一系列的努力,陈小花终于拿到了律师资格证,也开始带助理律师。

因为她的律师费从不肯要高价,所以,她收入也不高,她愿意成为一个好律师,一个专业的律师。她还说,现在趁着年轻多攒些钱,以后做些纯公益的事情。

好律师的标准是什么呢?她说,“真心诚意地帮助当事人,不论他们是农民工还是达官显贵,坚持维护公平正义。”

听了她的故事,我很感动。

眼前这个子小小的普通女孩子,在我心里变得高大起来,油然而生出了一种亲切感。

她的故事,我一定要给大家分享。

最后,我悄悄地告诉大家:她还待字闺中,有意的男生可以来热烈地表达爱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