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蜀梅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照片:黑白是昨天,彩色是今天,都是记忆  

2014-09-30 16:18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些照片:黑白是昨天,彩色是今天,都是记忆 - 张蜀梅 - 张蜀梅博客

那些照片:黑白是昨天,彩色是今天,都是记忆

By 张蜀梅

“黑白胶片的时代,照片很少,只记录下人生的几个瞬间,在家人的一次次翻开中,它能唤起许多永不褪色的记忆。但照片渐渐泛黄,日益模糊。数码照片的时代,照片很多,记录着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,可以随时上传到网络与人分享。它从不泛黄,永不模糊,但在快速浏 览与频繁更新中,值得珍惜的’点滴’也可能被稀释。”

这个说法,我既赞成,也不赞成。

在当今这个时代,每一个人都会拥有珍贵的第一张照片,还记得你人生的第一张照片吧?是黑白的,还是彩色的,是一单张,还是一本相册?

我出生在四川北方的一个小镇,我的第一张照片还在,被我妈妈保存,已经泛黄,我已不记得第一张照片是在什么情况下照的:我大约5岁,哭着,拿着一本字典样的书籍,我妈说,那是“红宝书”。据我母亲说,那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,文革尚未结束;小镇上没有照相馆,照相的师傅是从县城来的,他在各个乡村轮流照相,那时,照一张相片非常昂贵,小孩子一般是没有机会照相的,更不要说是一个女孩子了。当时,家里的大人并没有计划给我个人拍照的,最多一张合影,但是,我觉得这个玩意非常新奇:一个男子把头藏在一个三脚架后面,用布盖着头,在里面捣鼓着,然后,伸出头来对着大家说“茄子”,大家对着那个三脚架上的木头盒子笑着,再然后,那个男人把手中的橡皮球一捏,说“好”,大家就散了。家里大人交了钱,就等着县城这个照相的师傅回到县城后寄照片来。

而我当时,是非常不满意只照一张家庭集体照的,我还要单独照一张;但是,家里那是并不富裕,坚决不肯,于是,我就哭啊哭啊,哭得很伤心,也很绝望,谁的安慰也没有用。

于是,我妈答应给我单独照一张,我一时还止不住哭,但照相师傅要走了,只好拿了一本“红宝书”哄我,历史定格在那一瞬间:我拿着红宝书,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这些细节,被记录在一张只有大一寸的泛黄的黑白照片里,成为我的个人史上第一个印迹。

20多年后,各种数码相机如雨后春笋般更新换代,那些能拍出黑白相片的机器,已成为文物,一些大型的图片冲印社纷纷倒闭。我已经大学毕业,到广州成了一名记者,我自己也买过胶片相机,几年内,更换了几个数码相机,在没有摄影记者的时候,我自己也会拍些新闻图片。

2008年的汶川地震,我成为第一批到达新闻现场的记者,我们单位有专业的摄影记者和我一起赶往现场,我去到的是北川县城,那时,整个县城还冒着烟,不断地有灾民从深山老林里逃出来,还有一些人被压在废墟里微弱呼救,我和摄影记者走散了,但是,整个县城,除了海事卫星电话,其他一切手段均无法联络与外界联络,这时,我用我的数码相机,记录了无数的、无法用文字表达的图像。

也许,数码相机也终将被智能手机取代,但是,那些历史的瞬间,包括个人的、集体的、国家的,绝对不会泛黄,也不会被稀释,在记忆里,只会越来越清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